路网建设
  技术装备
  铁路运营
  铁路走出去
  地铁轻轨
  综合信息
  世界铁路动态
提示:铁路资讯栏目内容及该栏目下的“资讯检索"结果只显示近30天内的最新资讯,如需查询更多内容,请进入铁路科技数据库——铁路热点专题数据库进行检索浏览。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铁路资讯
铁道线上的“特种兵”——记太原南工务段道岔整修队队长、党支部书记贺军
  信息来源:人民铁道                   发布日期:2018.01.22 双击自动滚屏

      当旅客在快速行驶的列车上眺望窗外时,很少会关注到列车下的钢轨,也很难看到维修钢轨的线路工。过去,线路工被称作养路工,一个“养”字,道出了人与路之间的关系。随着大型养路机械的应用,线路养护的效率和质量得到大幅提升,线路病害得到有效整治。但是,对于结构复杂、零配件较多的道岔,大型养路机械便有些无能为力。2012年2月,太原南工务段成立道岔整修队,以专业化整治的方式,对全段的834组道岔进行专业维修保养和病害处置。受命组建道岔整修队的,是时年38岁的贺军。

  “特种兵”就要多磨砺

  线路病害中,道岔的病害杂症最多,也最难整治。作为一名曾经的电子对抗兵,贺军对成立专业的道岔整修队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道岔整修队就是应对急难险重任务的机动兵团,是执行特殊任务的“特种兵”。

  原来,在组建道岔整修队前,太原铁路局就针对太中银线的道岔病害成立了“道岔整修攻关组”。贺军作为攻关组成员之一,深知道岔整修的重要性和难度。

  时速160公里的太中银铁路是太原局当时管理的时速最高的线路,每天由此通过的列车超过48列,道岔质量是确保线路安全的关键。

  快速形成战斗力迫在眉睫。不过,比这更要紧的,却是要让道岔整修队有一种精神。

  一开始,太原南工务段道岔整修队队长、党支部书记贺军的手下只有6名职工。困难不只在于人少活多技术弱,更要命的是昼伏夜出的作息令人很难适应。

  道岔整修队司机李勇宏回忆,整修队的总部在榆次,但作业地点遍布太中银线、石太线、榆次编组场,哪里需要就赶往哪里。其中,太中银线的290组道岔最为关键。为保障客车按点运行,维修“天窗”定在客车空当的凌晨4时至6时,每次作业,大家都要提前一天赶往整修地点附近,找个小旅馆住下,第二天凌晨2时起床奔赴作业点。“天天黑白颠倒、顿顿吃方便面,除了‘特种兵’的成就感,大家更有一种作为‘吉卜赛人’的漂泊感。”李勇宏说。

  “说实话,当初我也有情绪,甚至是最先有情绪的。”贺军对记者坦诚地说,“但当抱怨的、请假的、要求调离的工友们跟我诉苦时,我只能把自己的情绪生生地憋回去。我既是队长又是党支部书记,如果我也喊苦叫累,那这支队伍要怎么带?”

  “要是等到什么条件都具备了,那还要我们干什么?‘特种兵’就要经受更多磨砺!”贺军既是给工友们鼓劲,又是给自己打气。他常说,行动胜于言说,必须用自己的行动带动大家。

  为了让职工们多休息,每到一个新作业点,他都是安顿好职工后,自己前往作业点调查第二天的工作量。职工们休息了,他还在针对病害类型制订方案。许多作业点基本没有能正常行走的道路,贺军总是扛起最重的机具走在最前面。在作业点工作的时候,他也总是拿起工具身先士卒做表率。赶上时间点配合得比较好,能吃口热乎饭,他还是先让职工吃口“暖心饭”。

  “有一次雨中抢修,雨衣不够,贺主任执意把他的雨衣脱给我穿,告诉我小心着凉生病。”整修队年龄最小的郝毅说,“他除了跟我们一起干外,还要处理其他工作。其实,他比我们谁都要累,更应该注意身体。”郝毅说自己就是当时想要调离的人员之一,“现在让我走我也不走了。他让这支队伍有了一种精神气”。如今,郝毅已成长为一名带班作业的班长了。

  不久,整修队扩容到16人。贺军以自己扎实的作风,为这支队伍注入了勇于吃苦、敢打善拼的“魂”。

  “特种兵”就要打硬仗

  2013年,贺军带领整修队赶赴大秦线支援集中修。令人没想到的是,他们整修的道岔因为质量不达标而受到同行的批评:“你们要是这种质量,下次就别来了。”

  贺军没有争辩,带着自己的队伍以一种硬汉的执着锤炼着工匠技艺。

  技艺先从落实标准开始。普速线路轨距作业标准为+3-2毫米,而太中银线整修轨距误差为±1毫米。为了提高大家的作业精度,贺军一遍遍示范,手把手指导,把自己多年来的心得传授给大家。为了找准病害位置,工作量调查时,贺军要求“一枕一检”,但大家还是习惯按过去的旧标准,贺军就拿起道尺重新测。即便是常年在外奔波,贺军也丝毫没有放松职工们的业务学习。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亲自讲授作业标准,传授操作经验。

  太原南工务段道岔有30多种图号,既有设备老旧、框架强度不足的枢纽道岔,又有时速160公里的可动心轨道岔。贺军针对不同类型的道岔病害梳理整修方案,鼓励职工在实践中提高技艺,职工单兵作战能力得到提升。2014年9月,贺军带领工长屈佃武、职工魏虎亮参加榆西站内“天窗”作业时,检查发现22号道岔叉心垂裂50毫米,及时消除了安全隐患,受到了段党委的表扬。

  在随后的大秦线援外整修中,贺军和他带领的整修队多次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绩,成为局内叫得响的道岔整修队。不仅如此,他们还针对现场实际情况加强立项攻关,自行研发六角螺栓快速处理破损尼龙套钻取器,使处理破损尼龙套作业效率提升了5倍,获得了太原局“五小”竞赛技术创新成果一等奖。2015年,贺军荣获火车头奖章。

  “特种兵”就要有担当

  2017年4月6日,贺军再次带队参加大秦线集中修。然而刚刚到达现场,家中就传来父亲重病住院的消息。一边是年迈的父亲住院需要照顾,一边是即将开始的集中修大会战,贺军思索再三,难以决定。此时请假,领导一定会批准,职工也一定会理解,但所有的工作量调查数据和作业组织方案全在贺军这里,现场协调统筹的重任也在他这里。此时贺军离队,一定会打乱整个计划,影响的不仅是自己负责的任务,还会影响到大秦线集中修的总体安排……贺军咬咬牙,最终狠心决定让怀孕的妻子照顾住院的父亲。

  紧张的集中修如常进行。第一天作业时,他们就遇到了棘手的难题:根据作业计划,需要更换5块道岔滑床板。他们打开道岔转辙部位后,发现里面还藏着两块折断的滑床板。为了在规定时间里保质保量完成任务,贺军带领大家拿出看家本领,手工焊接滑床板,以高超的技术和高度负责的精神,保证了集中修任务的按期完成,又一次受到了太原局的嘉奖。

  正当职工们为受到表扬而兴高采烈时,跟他同屋的同事听到贺军在与家人通电话中总在询问一些病情,才知道贺军的父亲三天做了两次手术,妻子因为操劳过度不幸流产。

  正在施工现场慰问职工的段领导得知这个消息后,忍不住念叨贺军:“你走不开,组织可以派其他同志照顾老人。你为啥不跟组织说呢?”

  贺军低头沉思了片刻后这样说:“16个人的整修队是一个集体,在这个集体里,每天都有人因为不能照顾家而做出牺牲。有几位老职工即将退休却还冲锋在前,有的职工积攒了几十天调休却已数月没回家,还有的职工家中也有老人、病人需要照顾。我是一名党员,是一名从一线成长起来的基层干部。我知道在一线职工眼里,什么样的党员是好党员,什么样的干部是好干部。”

  正是有贺军这样群众信任的好党员、好干部,才造就了一支素质过硬、能打硬仗的道岔整修队。2017年12月1日,中国铁路太原局集团有限公司综合检测车对太中银线进行年度质量检验,岔区设备质量显著提高……圆满完成了2017年初确定的质量目标,让整修队的每一个人都流露出欢欣的喜悦。因为这些年的出色工作,贺军本人还获得火车头奖章。
《人民铁道》 2018/01/22
版权所有©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
京ICP备05020493号  
(建议使用IE浏览器及1024*768分辨率显示模式)